回首頁
           
 
 
醫院簡介
門診時間
活動資訊
醫師介紹
衛教天地
人員招募
招募志工
全院病床一覽表
院長信箱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[主旨]佑民醫院短文徵稿-台灣人最排斥的半身麻醉 [發佈單位]資訊室
[內容]
病人最害怕的半身麻醉-我父親的經驗 作者 :鄭伃婷
家父平常有晨起運動的習慣,某一天,按慣例出門去運動,結果不小心踩空滑倒,一時之間大腿疼痛動彈不得,家人送他去佑民醫院,發現是大腿骨骨折,需緊急接受手術。當家父在進行麻醉諮詢時。父親一連串問了許多問題說: 「以後~~咁ㄟ腰酸背痛?」
麻醉醫師解釋說:「半身麻醉時穿刺的傷口可能會有一些疼痛 ,而這些疼痛和一般打針的疼痛是相同的,都是肌肉及軟組織的 疼痛,尤其是近代半身麻醉所使用的針,已遠比早期精良與細膩,這些疼痛是可以熱敷及服用止痛藥治療,且通常在3-5天之內應該會緩解。」
經過醫師解釋,父親還是一知半解的又問了一次:「半身麻醉,這樣我人是清醒的,這樣不是很恐怖嗎?
麻醉護理師說:「半身麻醉是可以讓爺爺睡著的,你不用擔心,在確認半身麻醉發揮藥效後,我們會打一點鎮靜的藥物,讓爺爺減少緊張感,麥「多操煩」(台語)。」
此時我既是擔心又焦慮的問:「為什麼我爸爸一定要半身麻醉? 」
醫師解釋:「你父親年紀比較大,評估後比較適合半身麻醉,由於全身麻醉的作用在腦部,對呼吸、心臟血管等系統的生理功能,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。因此,已有心肺等方面疾病的老人家,接受全身麻醉時,其麻醉的危險性會比一般人高。」
接下來父親進入了手術室,寒冷的冷氣房中,我看了在一旁發抖的爸爸,而此時護理師給予家父擺位,當父親躺在手術床邊緣秋風瑟縮時,麻醉護理師溫柔的扶住爺爺說:「沒事的,靜靜的先不要動,很快就好。」打針之前的消毒又是一陣冰寒刺骨~~抖~~麻醉醫師施打了半身麻醉,全程麻醉護理師扶著父親的身體,並告訴家父接下來會發生什麼,和會有什麼樣的感覺,打完半身麻醉後躺在手術床上。此時馬上有人拿來熱毯子幫忙蓋住上半身,過一會麻醉護理師開始測試麻藥的藥效,並且給予鎮靜藥物且安撫父親緊張的心情,術後家父生命徵象穩定,轉入恢復室休息。父親特別感謝麻醉科醫護同仁的辛苦付出,讓他在冰冷的手術房裡感到溫暖讓他不焦慮,而我因為也是護理同仁的關係,故特此感謝麻醉科全體上下的無名英雄。
醫療是醫護人員與病人之間的互相配合,兩者站在平等的位置上,病人所不懂的,醫生與護理師都應該耐心解釋。對於醫生的醫治,病人也要給予相當的信心。有時在冰冷的醫院中,能夠給予病人或是家屬最大的溫暖就是醫生與護理師本身,因此這些醫護人員的表情與言語,以及與病人的溝通方式,就成為關鍵所在。透過讀心、感心到同心的溝通方式,時常給予病患多一點解釋,找到最正確的溝通方式,才是「醫者之道」。
更新日期:107年09月14日